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成都电缆_成都防火电缆_成都高低压电缆厂家-成都春信电缆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量子通信产业的长期斗争开始

[电线电缆网]HKUST科道登量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道登”)近日正式申请在科创办上市。早在2017年,亚庇就开始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尝试,并在过去两年清除了所有上市障碍,包括与竞争对手九州量子(Kyushu Quantum)的一场“激烈战斗”。

“早期的噪音终于结束了。国盾的突然上市具有先发优势,并得到了资源市场的认可。量子通信的商业化也正式加速了。这对整个行业都有积极的意义。”九州量子的一位高管暗示,亚庇盾的推出只是亚庇董事会成立的时间问题。九州量子板的问题不大。

在1000亿规模的量子通信市场中,不仅有一个干预者。除了亚庇之盾,九州量子和问天量子也在发挥他们的力量。

凯旋的趋势及其焦点产品

目前,参与量子通信的三大公司是科达华盾、Qq和九州量子。

这三家企业都与中国科技大学有联系。前两个来自中国科技大学,但经过几年的发展,他们分道扬镳,成为竞争对手。希尔兹和烛台量子是量子信息技术产业化中最先进的公司。这个部门是由中国量子科学的两位领导人潘剑伟和郭广灿发起并建立的。申请上市的亚庇披露,其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2.64亿元。量子年收入在3000万到5000万元之间。尽管九州量子是三家即将成立的企业中的最新一家,但它发展最快。九州量子2016年度报告已经显示,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了1.25亿元的营业收入。

2013年底,时任浙江国际商务集团国际贸易与东方总经理的郑与科达东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有限公司联系后,签署《量子通信家当化合作和议》,同意共同努力。具体来说,柯达盾量子是九州量子供应设备,负责上游研发和产品开发。

九州量子于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郑担任董事长。2016年底,九州量子完成第一轮定向融资5亿元,预计价值55亿元。九州量子还宣布投资6500万元与世界领先的量子通信设备制造商瑞士ID Quantique(IDQ)合作,建立合资控股子公司浙江幻想,九州量子占65%的股份。

到2017年,郑的一系列资本运营已使九州量子的估值达到近300亿元。

正当九州量子开始新一轮从新三板向创业板融资的关键阶段,其当时的合作伙伴、也在积极筹备资本市场的柯达盾(Kodak Shield)董事长彭承志突然在网上发布微博,指责九州量子非法上市。当时,透露,郑利用其担任东方国际贸易中心总经理的便利,窃取国有资产,与亚庇在量子财产领域进行合作。

过去,九州量子严重依赖其合作伙伴IDQ。在葛藤与亚庇盾的同时,九州量子与其合作伙伴IDQ之间也有分歧。IDQ认为九州量子没有帮助自己实现进入中国市场的承诺,打破了双方的信任,并正式提出“分手”。合资企业解散,九州量子收购IDQ在合资企业中的所有股份。IDQ也退出了中国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在IDQ退出中国市场后,韩国电信巨头SK电讯在2018年2月宣布将以6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IDQ超过50%的股份,以确保即将到来的5G时代的收藏安全。今年3月,SK试图启动5G交易,并宣布将在5G集合中启动量子加密技术。

在经历了一系列危机之后,九州量子从零开始重新调整其所有权结构和管理结构。前董事长郑也退出了管理层

郑在风波平息后暗示,量子密钥是下一步信息安全增长的关键,而真正的应用是当前斗争的关键。

不管是亚庇还是QKD,QKD仍然是九州量子。最受关注的产品包括QKD和单光子探测器。然而,采用了不同的技术方法。

九州量子和亚庇盾之间的竞争在未来可能有两条道路:一是国家战略中的肉搏战;二是差异化增长和矛盾减少。国盾一直遵循管理工具,而九州量子选择跟进企业层面和家庭层面。

去年,九州量子投资1000万元完全控制了一家名为三电科技的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安全之家”解决方案。

量子通信与绝对和平

对于量子通信是“绝对安全”的说法,传统通信产业和量子通信产业之间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信息工程学院院长杨宜新公开否认“量子通信绝对安全”的说法。他认为不安全感是绝对的。量子密钥可能会被制造出来,但是量子纠缠要变成属性需要很长时间。

不久前,上海交通大学的金先民研究员团队试图证明“量子加密技术存在缺陷”。《麻省科技谈论》报道了这个实验。实验表明,只有利用自身的缺陷才能突破QKD。尽管该小组在文章发表后澄清了这一点,但业界从零开始质疑量子通信的安全性。

3月14日,中国科技大学的潘剑伟和清华大学的马等五位量子保密通信领域的科学家联合发表了一篇文章《关于量子保密通信实际平安性的商议》。根据这篇文章,QKD正慢慢走向实用研究,一些威胁安全的攻击已经出现。这并不影响对QKD安全性的确认,因为“实际应用中的QKD装置不符合理论模型中的完美要求”。

上述现象也证实了当前量子通信设备中的组件并不完美,尽管一些科学家认为不完美不会影响量子通信的安全性。所谓的量子通信还没有被纳入通信、代码和信息安全的范畴。争议非常大。量子密钥的理论和设备也不成熟。量子类别对现代通信和代码知之甚少,至今仍不清楚。

在回应今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业界对量子通信“伪科学”的质疑时,潘建伟表示,在将量子信息科学推向实际应用的过程中,人们的担忧是由于缺乏自信。在过去,当中国制造工艺品时,它会长时间跟随和模仿它们,导致缺乏自主性,即使领先的工艺品出现了。然而,在我国的全力支持下,中国已经在许多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早在两年前,潘剑伟就开始推动建立量子信息科学国家实验室。在今年的两会上,安徽代表团还建议国家尽快批准建立量子信息科学国家实验室,依托中国科学院量子信息与量子技术创新研究所和中国科技大学。

一旦实验室建成,国家的长期投资预计将达到1000亿元。然而,柯达盾的上市也将推动民营企业走上技术产业化的前沿。

但是,目前量子项目主要依靠国家专项资金投资,民营企业进入这一类别仍然非常困难。将来,如果这个部门想投资在量子领域的私人资源能够被诱导形成一个联合力量,它有望成为国家资源的有效补救措施。

中国和欧洲有望率先投资

量子通信商业化的前提是先制定规模。缩放是构建属性链的关键,也是使属性成熟的唯一方法。欧洲和中国是量子通信扩展的两大前沿力量。

尼古拉斯吉辛,IDQ的创始人,基因教授

吉森和潘建伟是积极推动量子技术商业化的欧洲和中国当局的两位代表。IDQ也是制定全球量子通信技术标准的单位。吉森透露,在最近于布鲁塞尔举行的量子信息技术标准化会议上,欧洲计划在许多国家建立QKD测试中心,目的是展示、合作和交易,并最终将它们推向当局和私人使用。

中国量子通信范畴的规模研究起步较晚,但通过总结技术研究的最新进展和试点应用的经验,也正在形成规模效应。亚庇量子是推动中国量子通信标准化的主要力量之一。

2017年,中国信息安全评估中心与亚庇量子联合提出了与国际标准化组织量子密钥分配相关的国际标准化项目,并获得了该项目,为中国赢得了参与国际量子通信标准竞争的第一次机会。国家代码管理局也接管了相关量子通信产品的人才申请。亚庇、Qq和九州量子都向国家代码管理局提交了人才申请计划,目前正在接受评估。随着产业的发展,量子通信产品必将受到管制。只有获得了响应天赋,量子代码产品才是合理的。

在促进量子通信收集方面,中国的政策是力争到2030年率先建设全球广域量子保密通信收集,并在此基础上建设一个信息丰富、安全的“量子互联网”。过去,中国只有三大运营商真正拥有建设网络的自然资源。通过国家安全局的统一监管,这些量子通信企业也有望在未来能够正常建设网络。

Copyright © 2002-2017 成都春信电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