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成都电缆_成都防火电缆_成都高低压电缆厂家-成都春信电缆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中国晶圆代工二人组给当地半导体带来了什么?

[电线电缆网]上周,中国大陆晶圆代工二人组SMIC (——)和华虹集团(包括华虹宏利和华利微电子)分别公布了2018年财务业绩。

数据显示,SMIC去年的收入为33.6亿美元,同比增长8.3%。2018年毛利率为22.2%,略低于2017年的23.9%。2018年,除贸易授权外,中国客户收入占总收入的57.0%,比2017年的47.3%增长了24.3%。

在华虹,2018年华虹的半导体销售总收入达到9.303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15.1%,毛利率达到33.43%,创历史新高。这是由于公司提供的特殊技术平台,特别是嵌入式非易失性存储器(eNVM)和分立器件技术平台。中国仍然是华虹半导体收入的最大市场,占56.4%,收入同比增长17.7%。

由此可见,SMIC作为中国大陆晶圆代工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然而,其年收入增长和毛利率却不容乐观。绝对值不高,特别是毛利,仍然比2017年略低。这也是困扰该公司发展多年的主要障碍:前几代公司生产流程的相对缓慢增长一直阻碍着毛利率的提升。

回望华虹,其收入水平仍远远落后于SMIC,但其年收入增长和毛利率仍有可能。这也是由于其稳步增长的战略,特别是其对特殊工艺技术的重视,这使其显得更加专注。

无论是SMIC还是华虹,收入的主要来源都是内地地区,而且比例非常接近,与去年同期相比,推广环境都是令人乐观的。这也充分显示了近两年来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的增长势头和活跃程度,特别是大量本土集成电路设计公司的出现,给晶圆代工企业带来了大量的利润增长。据CSIA统计,目前中国大陆的集成电路设计公司不下1300家,增长势头迅猛,为中国本土的晶圆代产业带来了极好的增长机遇。

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展望全年

上周,拓运房地产研究院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铸造制造商的排名,突出了前10大收入环境。

从排名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晶圆代工制造商的排名与去年同期相比变化不大。由于12英寸的铸造需求下降,只有Powerchip被TowerJazz超越。然而,由于12英寸晶圆代工厂市场需求疲软,包括TSMC、三星大规模集成电路(Samsung LSI)、全球晶圆代工厂(GLOBALFOUNDRIES)、UMC、SMIC和功率芯片(Powerchip)在内的制造商今年第一季度的营收都出现了两位数的下滑。

或许可以看出,前五大制造商的收入同比大幅下降,而SMIC的国际销售额下降了近22%,仅次于李晶的26.4%,处于第二高水平,这给其28纳米工艺的成熟以及将14纳米技术引入大规模生产带来了更大压力。

SMIC表示已完成28纳米HKC和14纳米FinFET技术的研发,并开始进口相关客户的工作。据估计,2019年将实现大规模生产。同时,公司还成功开发了中国第一套14纳米口罩,具备了我们祖先的口罩生产能力。今年,该公司可以为客户提供14纳米口罩。

据报道,SMIC 28纳米工艺的收入贡献从2016年的1.6%上升至2017年的8.0%,第三季度略有下降,至2018年的7.1%。主要原因是它的28纳米工艺主要是基于相对低端的多晶硅工艺。HKMG的生产能力和产量仍然不高。与此同时,全球28纳米产能过剩。与TSMC的28纳米高性能计算相比,SMIC的28纳米HKMG升级过程HKC可以显著提高性能和降低功耗,有望打开部门智能手机和物联网的应用市场。

如果以拓运房产研究所的统计数据为依据,那么2019年,大家的表现都不会乐观。这主要是由于家庭用品增长缺乏动力,这是由以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电子市场疲软造成的。对SMIC而言,2019年的表现表明,这取决于其28纳米HKC和14纳米FinFET的客户介绍和大规模生产环境,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未实现的毛利润水平。

然而,在拓运工业研究院的这份榜单中,华虹已经成为一个亮点,悄然成为收入增幅最大的前10名(4.7%)制造商,这与其在《集成电路洞察》2017年全球八大晶圆代工企业中的收入增长趋势一致。如下图所示,当时销量增幅最大的也是华虹,达到了18%。它有两个晶圆厂,华虹李鸿和上海华利微电子。华虹李鸿主要经营8英寸晶圆代工厂,而上海华利主要经营12英寸晶圆代工厂。

华虹能够保持稳定增长。首先,基于其多年积累的技能,它在相关的特殊技术方面是成熟的,并努力满足当地客户的需求。此外,近年来得益于内地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及相关企业的快速增长,并赢得了许多商机。

高毛利的诱惑

上周末,SMIC传来一条重大消息,宣布将以约1.13亿美元的价格向SMIC出售其在意大利工厂LFoundry的股份。中芯控股的合资企业,是领先的专业晶圆代工企业。公司总部位于意大利,主要提供先进的模拟芯片铸造服务,每月晶片产量超过40,000片。2016年,SMIC以大约5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利物浦。

据SMIC介绍,富力的销售收入将用于先进制造技术和具有特色的成熟技术。

显然,SMIC的这一行动是为了将更多的精神、财政资源和资源投入到先进制造工艺的研发和大规模生产中。增长政策是针对TSMC和三星半导体更明确的方向。如果增长环境良好,这可能会提高其毛利率和收入水平,使其财务状况加倍健康。

在华虹,公司并没有在专注于特殊制造工艺的基础上放弃先进制造工艺的开发。2018年12月11日,华虹集团旗下的12英寸晶圆代工企业上海华利与联华合作,宣布基于上海华利28纳米低功耗技术平台的无线通信数据处理芯片已成功进入量产阶段。

到目前为止,除了SMIC,另一个大陆铸造厂的大规模生产能力为28纳米。

在上月举行的2019中国半导体展上,华立微电子研发副总裁邵华表示,华立微电子将于今年年底大规模生产28纳米HKC工艺,并于2020年底大规模生产14纳米FinFET工艺。如果能够如期实现,这将是中国第二个大规模生产14纳米工艺的铸造厂。

华虹的行动无疑旨在提高毛利率。

晶圆代工有助于本地智能数据管理的发展

SMIC把福特公司卖给了SMIC。据悉,江苏SMIC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专注于IGBT、高速整流二极管(FRD)等新型电力电子芯片的研发,非常符合富达的模拟芯片贴牌服务类型。收购富达后,SMIC在原有设计能力的基础上也具备了芯片制造能力,这是IDM发展的重要一步。

为了大力发展我国的半导体产业,制造业是重中之重。与国际前辈相比,我们大陆缺少的是以国际数据管理为代表的制造业。因此,近年来,我国一直全力支持当地的IDM和半导体制造业。

因此,各种模式和类型的IDM企业不断涌现。除了中科俊信的演进模式外,还有以青岛山南为代表的CIDM(公社IDM——,共享IDM)和以心悦半导体为代表的虚拟IDM。

尽管这些新的IDM模型仍处于概念推广阶段,但这些努力的发生是基于中国半导体产业正处于早期增长阶段的事实。虽然整体水平不高,但仍有更多的想象和成长空间。IDM的实现是非常灾难性的,但他们确实抓住了财产,尤其是我们国家的痛点。如果他们成长得好,他们可能会为当地的半导体行业做出贡献。

就发展本地工业数据管理而言,晶圆代工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SMIC,虽然公司的历史没有华虹那么长,但其成长规模已经是中国大陆晶圆代工的第一兄弟。此外,尽管该公司在过去20年的发展中出现了许多问题,但它为中国大陆半导体制造业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尤其是在IDM方面:例如,它向SMIC出售了富士通。以及——长江仓储公司和合肥长新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都来自SMIC。青岛SMIC的掌舵人张汝京有着丰富的行业经验,与SMIC有着深厚的联系。相信SMIC也会为SMIC的人才储备做出贡献。

这样,SMIC就有点像中国大陆的半导体制造业——黄埔军校。

结论

作为中国大陆半导体制造业的领导者,SMIC和华虹或多或少地采用了TSMC和UMC作为其增长和赶超政策,而全球产业的增长则较为疲弱。在中国相对充满活力的时候,似乎有更多的机会等待两年后出现更好的局面。

Copyright © 2002-2017 成都春信电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号